<nav id="pfa30"><video id="pfa30"></video></nav>
<sub id="pfa30"><listing id="pfa30"></listing></sub>

  • <wbr id="pfa30"></wbr>
      <form id="pfa30"></form>
      <form id="pfa30"><legend id="pfa30"><noscript id="pfa30"></noscript></legend></form>
    1. <wbr id="pfa30"><tr id="pfa30"><noscript id="pfa30"></noscript></tr></wbr>
      <nav id="pfa30"><listing id="pfa30"></listing></nav><xmp id="pfa30"><small id="pfa30"></small></xmp>
    2. 國家5A級協會
      全國先進社會組織
      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
      當前位置:首頁 > 國外信息 > 國外信息

      國外信息


      俄羅斯以金融獨立應對美歐制裁

      發布日期:2021-04-02      來源:經濟日報

       

            日前,應中國政府邀請,俄羅斯外交部部長拉夫羅夫對中國進行訪問。行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拉夫羅夫表示,“我們需要加強自身的獨立性,改用本國貨幣和替代美元的世界貨幣來結算”。近年來,美國和歐盟以種種理由對俄施加制裁,對此俄一面抗議,一面加強金融獨立性建設,反對美西方制裁。

        制裁幾成“本能反應”

        近幾年,制裁幾乎成了美歐對俄外交的“本能反應”。美國動輒對俄施加制裁,借口層出不窮,從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到近期“北溪-2”能源管道等不一而足。據統計,自2013年4月起,奧巴馬政府對俄羅斯555個組織和個人實施了制裁;特朗普政府時期為293個;截至今年3月初,拜登政府制裁名單數字已上升至兩位數。

        西方國家也緊隨其后。在3月初美國政府以俄反對派人士納瓦利內事件為由宣布對俄制裁后,歐盟成員國外長會議3月22日以嚴重侵犯人權為借口擴大制裁清單,來自俄羅斯的11名自然人和4個機構被列入清單。3月24日,加拿大政府宣布對俄9名官員實施制裁。據俄媒統計,7年來俄共有435名個人和536個組織受到西方國家制裁。

        俄羅斯相關企業稱拜登政府的制裁為“經濟關塔那摩”(編者注:美國軍方于2002年在古巴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設置了軍事監獄)。在拉夫羅夫看來,制裁是美國根深蒂固的行為方式,是美國政府的“本能”,也是整個西方在國際舞臺上的主要行動手段,他們“在很大程度上忘記了如何使用古典外交”。

        經濟展現韌性活力

        面對制裁,俄經濟表現出韌性。俄財政部部長安東·西盧安諾夫日前在國家杜馬(議會下院)金融市場委員會發言時表示,俄宏觀經濟形勢足以應對制裁帶來的壓力,外國投資者正在積極投資俄資產。俄聯邦審計署近期公布的數據顯示,盡管遭受美國制裁,俄2020年歐洲債券發行量仍創新高,達20億歐元。阿爾法資本金融市場和宏觀經濟分析主管弗拉基米爾·布拉金表示,俄承受各類制裁已非一年半載,期間政府和社會已學會如何在制裁下行事并避免大的損失。

        俄官方和學界普遍認為,俄與美歐關系短期轉圜空間不大,美國及其盟友仍將利用制裁等手段施加壓力、遏制發展。俄羅斯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教授鮑里斯·什梅廖夫表示,美國不會放棄制裁,拜登政府官員不希望軟化對俄態度,并將繼續收緊對俄政策,制裁將變本加厲。俄羅斯需要為此做好準備。什梅廖夫認為,俄反制裁措施不應僅體現在艦船導彈等武器層面,更應在經濟層面有所行動。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布蘭科·米蘭諾維奇認為,美國不加考慮地使用制裁手段,將削弱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作用,同時也會破壞人們對美元的信心。

        加速去美元化步伐

        在加強金融獨立性方面,俄方已有所行動。一方面在歐亞經濟聯盟建立統一的金融市場。另一方面加速去美元化,減少對美國控制金融工具的依賴。

        3月19日,歐亞經濟委員會金融市場咨詢委員會討論了建立歐亞經濟聯盟共同金融市場的實施步驟,委員會審議并批準了兩項協議草案,分別是建立監管和發展統一金融市場的超國家機構、成員國中央銀行頒布銀行和保險業標準化許可。以上協議是歐亞經濟聯盟共同金融市場概念的一部分,聯盟國家計劃在2025年前協調金融立法、開放金融市場,建立共同的交換和支付空間。

        有專家指出,建立共同的金融市場是絕對必要的,從長遠來看對歐亞經濟聯盟所有成員國都是有益的,此舉也是朝著建立統一的聯盟貨幣邁出的重要一步。

        關于俄羅斯去美元化的必要性,俄外交部副部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表示,美元是持續不斷的敵對行動的“有害來源”,俄需要將自己與美國金融和經濟體系隔離,減少美元在交易中的作用,以消除對這一來源的依賴。

        一是增加外貿中本幣結算比重。俄羅斯國家杜馬主席沃洛金日前表示,俄正在逐步擺脫對美元的依賴,在歐亞經濟聯盟內本幣結算比例已達74%,目前正有計劃增加與中國和土耳其的本幣計算規模。

        二是調整國家儲備的幣種結構。沃洛金表示,俄在2月底調整了國家福利基金的比重結構,人民幣和日元的比例分別升至15%和5%,美元和歐元的比例從45%降至35%,英鎊比例維持10%。俄聯邦委員會(議會上院)主席馬特維延科表示,俄外匯儲備對美元的依賴已大大減少,過去10年俄對美債的投資縮減了97%。

        三是自建支付體系。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表示,美國的制裁愿望仍在增加,其行動是不合理且不可預測的,世界政治局勢迫使俄羅斯考慮來自西方所有可能的威脅,包括脫離SWIFT國際支付體系。據了解,2014年因克里米亞事件遭受制裁后,俄央行開始考慮脫離SWIFT的可能性并建立俄版SWIFT——金融信息傳輸系統(SPFS),截至2020年底,該系統使用率占國內交易量的20%,23個國家加入該協議,11000家大型金融組織通過該系統進行交易。

        對俄羅斯而言,去美元化是大勢所趨。但有專家指出,由于當前世界大部分貿易仍以美元結算,立即脫離美元并不現實,這一過程仍需時日。



      青榴社区视频在线观看,色婷婷综合缴情综,亚洲国内自拍愉拍,欧洲性开放大片 网站地图